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十幾天前做的一個夢,由於我目前想不出它可以掰的故事,加上我壓抑的幻想實在夠多了,所以趁著還有記憶的時候讓它出來透透氣比較實在。(妳確定不是拿來充版面的嗎?)總之我盡量減少情節的添加,只是如實地將它描繪出來。

  扁平的鏡子妖怪。感謝妖妖隨手畫了兩張圖給我,很適合。

  鏡子妖怪.JPG未命名 -1.jpg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某次與咖啡先生同行,來到一家馳名的關東煮店,與大多稍有名氣的店家無異,牆上充斥著藝人的簽名,還有許多遊客的簽到感想。而往往閃光的力量也在這裡強力發酵,『希望與親愛的婆下次還能來這裡!』『寶貝,我永遠愛你。』『天長地久,你都在我心底...』

  幾乎是瞪著那些密密麻麻的情話,咖啡先生冷哼一聲:「每次看到這種東西,不知道為什麼都會覺得很愚蠢。」

  而我慢條斯理地撕著衛生筷的塑膠套,將不屬於我的那雙擺到他面前,這才說:「也許是因為你羨慕吧。」

  對於我肯定的語氣,咖啡先生則回予我一臉錯愕,「為什麼我要羨慕?」

  「因為,愚蠢的人都比較容易快樂啊。」

  就像你,在那個時候拚命的為了她或她付出,雖然失去後只覺得自虐,但在過去的那個當下,那種傻氣的討好以及執著,都只是想要藉由讓對方開心,來善待自己而已。

  就像我,雖然終究要踏上歸途與你分別,但望著高速公路的盡頭閃著黃昏的微光,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著:幸好我來了,與你一起。

  很愚蠢,但是,幸福的確是存在過的。不是嗎?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夏日晴空,朗朗白晝,汴京城郊外一片鬱鬱森林中,鳥兒隨風聲啼啾,偶見野獸恣意奔走。卻有人顧不得這林野間的悠閒景緻,逕自疾行趕路。

  只見獨行者是名執劍的玄衣少年,年紀約莫十四、五歲,方巾底下雖有一張俊秀的面容,卻帶著煞氣而少了幾分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清朗與無憂。

  再一個時辰的路程就可以趕達汴京城,而仇人就在那裡。火燎宅親人被弒的畫面一幕幕不斷地在腦海裡交織顯現,牙根一咬緊,他的腳上又加快了速度。

  「走這麼急,妳趕著去送死嗎?」一個輕佻的聲音自林稍間竄出。

  臉色一冷少年的腳步跟著放緩下來,嘴裡含怒:「出來。」話語方落,那個黑影隨即自身後的樹上垂掛下來,少年一個迴身掏劍劃去,不偏不倚正好就架在對方的脖子上。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這短篇其實有完整版的長篇故事,名字叫「零」。但因為是國中時代寫到大學,結構很糟文筆更是混亂,就不發了。(掩面


  非洲北部,撒哈拉沙漠以東,埃及。
  時屆凌晨,東方未露魚肚白,星光遍灑的荒漠裡,兩點人影落在銀色砂海中。引頸仰望夜空,長袍在風裡颯颯作響,布紗遮掩他們的容顏擋去風塵,露在外頭的兩雙眼睛卻紛紛透著濃厚的憂傷。
  一個長長的嘆息後,低頭,風拂落面紗露出一張屬於東方的年輕輪廓,她蹙緊了秀眉,神色又是沮喪又是無奈。
  自天空的深處抽回神,他看著背手踱步的她,聲音如黑夜沉重:「真沒有其他辦法了?」
  而她只能搖頭。
  連魔界最頂尖的魔導師都束手無策,他這一芥凡人又怎麼使得上氣力?事情看來已到了末路。一陣風沙揚起,他單手掩面順勢抹去眼角的淚漬。
  「我實在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結局。」他顯得激動,「他們連來生都沒有,這太可憐了。」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惡之極,謂之白。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屬於我的戀愛滋味》篇

第一首短文:
裊裊交纏的兩道煙燻,如片刻前床上翻滾的我們的身體,
深呼吸,苦澀與快感同時焦灼了我的肺。愛如菸,如煙。


第二首短文:
當你的指尖觸碰到我的指尖,
愛,一巴掌兩巴掌,狠狠擊醒了我。
「太用力了寶貝。」舔著心口,滿嘴血的腥甜。



《給情人的一段話》篇

第一首短文:
貓步漫舞演出這場情愛推理劇,精打細算,慵懶設局。
親愛的,倘若你表現得宜,我不介意多加幾場床戲。

啾。


第二首短文:
空襲警報!空襲警報!寂寞的人兒快逃!
繳械吧!孩子,你已經被鎖定了,再跑?也只能來到我的懷抱。

竊笑。

2008年05月參加第二屆4A聯盟徵文比賽
入圍前五未得名
/貓白小姐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

 獅子遇上貓.jpg
 
  《獅子遇上貓》是我第二部堅持寫完的小說,六萬五千字的中篇。

  這故事初時寫的衝動,完全就是因為『嘎啊魔獸世界巴哈姆特創作版好多小說我也來寫小說好了』這種一整個無腦的想法。而由於衝動並非衝勁,我的持久度總是脆弱,所以它本來很有可能斷頭的,偏偏我這人好大喜功經不起吹捧,後來就在許多網友的支持下把它寫完暸。

  以下是在創作這部故事過程裡帶給我的一些收穫: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咯吱咯吱,鐵輪轉動的聲音在震地車陣裡顯得微不足道,疾風將鐵馬上的高壯少年吹的一臉紅通。也不知他到底在趕什麼?劃一聲急轉彎在光復北路轉進延壽街,匆匆擦過了一名正在路肩踱步的婦人。
  「夭壽喔,死猴恁仔,偶的蔥,偶的蔥啦!」 隨著刮破的塑膠袋散出一地水果青菜,咆嘯聲立即衝天嘎響。
  「對不起啊──!」少年回頭揚聲卻沒緩下腳下的速度,只見他視線轉正又是一個極速曲線,漂亮閃過了另一名阿叔。
  「阿青,你媽叫你今天早點回家吃飯啦!」這位大叔肯定學過獅子吼,嗓門一下就飆過了後頭那位拿蔥大嬸還沒停下的碎聲咒罵。
  往後揮揮手算是收到了訊息,十九歲的張漢青這次頭也不回的長揚而去。此時他滿心裡只想著:不要來不及,千萬不要來不及,別走,別走,等等我啊!── 小貓,拜託妳等等我!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親愛的,妳幹麼打我?」轉過頭,彪悍的野狼順時間化為可憐兮兮的小狗狗。
  「你跟誰在講電話?」還特地避開來講,有鬼喔?
  「楊澈啊...哎啊啊!」原文書K人真的好痛啊!許峰銘痛苦地抱住頭。
  「跟那種爛人還有什麼好說的!?」妮妮很生氣,卻又不忍心再打下去,只得轉頭坐上沙發,氣呼呼地抱著手臂以示抗議。
  「我說妮妮啊,他跟薇琦明明就是相愛的,何必呢?」許峰銘很無奈地偎向愛人,「給他們一點重修舊好的機會,大家開心點嘛。」
  妮妮安靜了,想起薇琦剛剛那副落寞的樣子就難過,掙扎了好一陣子,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開口追問,「那楊澈什麼時候要來?」錯的是他,總得主動來道歉吧。
  「呃...」吞吞口水,許峰銘回的畏縮,「他在美國,不知道何時才會回來...」
  卡,一個細小的關門聲傳進了客廳裡的兩對耳朵裡。
  他倆雙雙望向薇琦的房間,然後又回頭默默相望。
  寶貝妳的表情好可怕喔~男人緊張的猛搓手心。
  「許峰銘...」女人咬牙切齒,向來甜美的娃娃音裡充滿了肅殺之氣,「我要用心靈震爆轟掉你的頭!ˋ口ˊ」
  嗷!?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靜謐。
  屋外該是怎樣的天光?晦暗裡全然無知。
  抱著雙腿,她踡縮在床上一隅。
  雙掌緊握,他頹坐在沙發一角。
  不同的空間裡,男人與女人各自望著桌上的手機。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大安路走到忠孝東路四段要一個小時,從忠孝東路踱回中山北路要四十分鐘,幸好拆成了兩段路程,否則肯定廢了自己一雙短腿。午後的烈陽下,女人眼下掛著一夜無眠的烏青,好不容易回到自家公寓樓下,她動作遲緩地自風衣口袋裡掏出鑰匙。
  「妳去了哪裡?」那個飽含困倦的聲音說。
  瞬間薇琦渾身一震,卻沒呆住多久,轉身過去只見男人就站在巷口的轉角處望著自己,目光放遠這才發現他的黑色馬自達就停在其身後不遠,想必是陽光曬的自己頭暈目眩才沒發現這麼明顯的指標物,然而就算提早發現了又如何?轉身逃跑嗎?
  慘澹地笑了笑,她已經沒力了,身心都是。
  「怎麼會一天一夜沒回來?手機又關機,我很擔心,妳知道嗎?」一邊說著的時候,男人已趨向前來。
  她仔細打量那張臉,向來驕傲的神情如今只剩憔悴,下巴的鬍渣清楚可見,身上甚至還穿著前天分開時的那套衣褲,莫非他等了她一天一夜?不可能吧?楊教授哪來心思為一個女人耗費精神?
  但是看起來的確好可憐呢,薇琦眼底閃過一抹悲悽。為什麼要讓自己這麼可憐?不用的,我們都有辦法讓自己爽快,也許只要一個乾脆的了斷,一切就會恢復傷前的模樣,粉飾太平。
  當他在她跟前停下,她回頭打開公寓鐵門。
  「上來吧,我們好好談談。」聲音裡帶著微微的顫抖,宛如死前的最後一口喘息。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間沒有偶然,只有必然的巧合,萬事皆有因果條理可循。
  如果她不對他提出那樣的質問,他是否就不會抗拒唾手可得的愛情?倘若她對他的倉皇離去沒有一丁點的心疼與愧疚,也就不會匆匆前來,繼而撞見那樣令人不堪的場面。
  不堪?她又有什麼資格感到這幾近不甘的情緒呢?憑楊澈對她說過「喜歡」?喜歡其實不算什麼,許多人就算心有所愛,身體還是可以接受其他人給予的歡樂。
  自己不就是這樣?前男友剛離去的時候,她雖苦苦掛念、癡守,卻還是不斷的跟不一樣的男人上床,就連第一次滾到楊澈懷裡的那晚,她還是一面努力發春,一面用力哀悼這段過去的戀情。
  所以啊,所以這真的沒有什麼,何況她並沒有正式應允男人的告白,也就沒有所謂的控訴權利了。
  帶著輕笑走進晚風,薇琦隨意挑了個方向繼續她的步伐,卻莫名想起一個星期前的那天。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揉著惺忪睡眼醒來,薇琦發現自己昨晚在電腦桌前睡著了。
  雖然睡的筋骨痠疼,不過一晚八千字的進度倒是不錯,晚點再來潤稿發新文好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她昨晚沒開冷氣睡覺結果熱出一身汗,好悶啊。喵啊~伸伸懶腰,她開始脫衣服。
  微弱的嗶嗶聲讓她停下動作,回首,薇琦望著躺在床上的手機。
  「小貓,好好睡,我也睡了。」楊澈。
  發訊時間是凌晨三點半,那時候靈感灼旺的薇琦正發狂的虐待她的電腦鍵盤,想是寫的太投入才沒注意到有簡訊。
  想起昨晚呵,掙扎許久後本是想讓他進來的,哪知下定決心一開門,瞪著那群簇擁著男人的鄰居們,薇琦當下傻紅了一張臉,接著在楊澈還來不及鑽進來之前,她很乾脆的又將門給關上。
  這傢伙告白還帶那麼多人幹麼?要她在眾目睽睽下大膽示愛她可辦不到。不過這笨蛋卻做了?他不是很愛面子嗎?白痴,無聊,扔下手機,女人嘟著嘴走進浴室。
  望著鏡子裡那張理應面無表情的臉,薇琦卻發現自己在笑。
  女人的左手指尖撫觸著下邊唇瓣,盯著自己,努力整理思維。
  面對別人可以敷衍虛偽,面對自己,誠實是不二法則。
  就算是在摧殘自尊,薇琦向來很清楚自己在做啥,當楊澈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她明白自己正讓過去用另一種形式荼毒,意識清楚的毀敗。這是自虐吧?就像當初她在自己手腕上劃過的刀痕,薄刃繪出的淺淺疼意讓她越發冷靜,然後再劃下更深的一刀。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