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帕帕。」...當她這樣輕喊,那張一成不變的溫吞臉終於稍稍扭曲了一個小角,他會摸摸她的頭──比往常用力了些,說,「別那樣喊,挺怪。」然後她會笑著撲進他的懷裡,像是擁抱情人、又像擁抱父親那樣緊緊環著他的腰。

   望著月的時候,奇娜經常想起這一段反覆上演的過往,也許是做愛前後、也許是餐桌旁,有時只是肩伴著肩走在前去拜訪師傅的路途上。明明可以檢視的記憶那麼多,奇娜卻總是刻意忽略那些更激烈、甚至是刻骨銘心的片段。「爲什麼會這樣呢?」她轉頭望向西西莉雅。
  而
那張清瘦的近乎苛薄的臉在月下滾著蒼白的光,西西莉雅瞇著的眼睫動了動,「也許是因為,這樣可以忘的比較慢。」 
  想念很淡,遺忘很長。
  有些人要用力喊,努力的提醒自己那些這些;有些人卻只是拚命壓抑,然後緊緊攀著那丁點不小心洩出的秘密情緒。「不敢忘、不能忘、不想忘。」
  但都一樣。會忘。 
  曾幾何時,那張溫吞的臉已逐漸模糊了影像?在追尋的風沙中被時光淹沒,淹成沙漠、埋葬以青春為名的花朵。 
  奇娜持劍的雙手長滿厚繭,西西莉雅的視力每況愈下、如今幾近全盲。枯竭的究竟是時光沙漠、還是岌岌可危的信任與愛情?
  帕尼諾,你究竟在想些什麼呢?讓你的情婦與妻子並肩作戰、佈局這一切,爲得究竟是什麼?──一張煉金術的秘方,值得你賭上所有,甚至是跟你有關的所有人的性命嗎?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聯合報‧繽紛】2009.11.20

有同學告訴我,等新一屆學弟妹進來,我當上了誰的學長,就能「角色互換」,享受在位階關係裡「握權」的滋味……


青春同樂會/學長學姐大人/作者:保溫冰、貓白,插畫:顏寧儀

ap_F23_20091120053734454.jpg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一次見面時,你跟一群男人站在台中耕讀園的門口抽菸打屁。後來在大保哥的車上,你要求我們配合你演出一場搞笑劇,「這人似乎有點歇斯底里?」我想著,記住你叫保溫冰。

  第二次見面,是文創第一次理監事會議,你坐在我身邊,依舊蹦蹦跳跳不改嬉鬧本性。會後你開始跟大家合照,但輪到我的情境爲什麼是「情色小說家」?我明明很正經!

  第三次見面,應該是文創第二還是第三回的理監事會議?明明是夏天,穿長皮衣的你、與穿短靴的我變成大家短暫的笑柄,好熱、好悶,我聽不懂文學,我搞不定人際關係,只想出去透透氣。終於結束會議,終於可以坐在咖啡廳外,與你,好好的抽根菸,看天際。附註:之後大家去唱歌,你的歌聲不錯聽!(雖然就是輸給了同場的米鹿...

  第四次會面,是我去台北的一場短期流浪裡。第一天我躺在旅館床上打電話給你,「喂,明天有空嗎?請我吃飯。」「CCC...好啊好啊。」這人真是,電話裡也笑的這麼詭異。第二天在桃園火車站旁的百貨裡吃飯,才知道你不吃牛,擔心晦氣。我笑著一個人啃掉一大塊。

  第五次見面,又是理監事會議,不過這次兼辦了文創副刊面對面活動。喂,我跟你有針鋒相對嗎?有嗎?有嗎?有嗎?我們,有吵架嗎?...會後在那間忘記名字的餐廳聚餐,我坐這邊的中央、你坐那邊的盡頭,我低頭猛吃,心裡咕噥著金郎兄跟榕笙吃掉了我要分你的天婦羅!

  第六次見面...因為我太忙所以取消,只好寄個禮物給你聊表心意。不過,關於超偶比我還重要的這件事情,下次見面我再好好跟你算。

  我跟你見面的次數很少很少,認識一年多也數不完十根手指頭,在我眼底你是個溫柔的孩子,即使偶爾有點神經質,仍不改你在我心底良善美好的形象,你很好、你很棒,陳韋任是特殊的存在,願你2010年後心能自由翱翔。生日快樂,你是文創帶給我最好的禮物──朋友。

       保溫冰20090711 保溫冰20090711 保溫冰20090711 保溫冰20090711 保溫冰20090711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