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那個意思,拜託離我遠一點

如果你覺得我們當朋友很好,就不用在眾人面前對我表示親暱,甚至毋須一而再、再而三地回應我的試探。剝削我的期待,虛擲我的青春,無論是男是女,你都是混帳。

(Usexy雜誌2010八月刊‧Boy meets girl)


有人說,曖昧是愛情關係裡最浪漫的階段,揣測著對方的心思,為對方細微的反應忐忑不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然若撇除晦暗不明的心理狀態,藉由肢體碰觸以及言語的對流,我們是否可以得到一點肯定的訊息?當她願意讓你牽著手在公園裡漫步,當他輕輕地擁妳入懷,當我們羞澀又緊張地吻上對方的唇畔,是愛嗎?你愛我嗎?如果沒有那麼一丁點情意,是否可以不要接受我對你的示愛?


 

無奈的單細胞生物

阿痞已經三十歲了,生活在人群雜沓的城市裡,面對詭譎多變的人性,自有一套處理應對的方式,因其活潑爽朗的性格以及尊重不同個性的強大包容力,阿痞無論在職場抑或私底下的人際關係皆順暢得意─唯獨愛情,他偶爾會吃鱉。說來也的確慘烈,在愛情遊戲盛行的現世代裡,阿痞是少數的純情物種。

對部分男生來說,順手牽女生過馬路再正常不過,保護對方是其次,趁機吃吃豆腐或檢驗一下對方掌心的柔軟度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擁抱算什麼?在壓力龐大的忙碌生活裡,借一下寬厚的臂膀給女生當作暫歇的港灣不過是一點溫柔過剩的好意;而心靈的無法喘息已經夠苦了,如果對方願意,互相汲取一點身體的溫度也只是屌與洞的彼此慰藉。一切,都只是剛好而已。

不是沒試過,只是好空虛。「久了就會習慣的。」縱情於情愛遊戲裡的友人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又說阿痞在愛情裡就像單細胞生物,死腦筋,需要進化。而他聳聳肩雙手一攤,沒辦法,就算他長得人模人樣、個性迷人,實在不缺人愛,也依舊堅持喜歡再上。

但純情並不是阿痞在愛情裡遇到最大的問題,關鍵在於當他扔出一個「我對妳有好感」的訊息,對方給予的反應總讓他萬丈金剛摸不著頭腦,是要、還是不要?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原來,無心的遊戲並非男性的專利。




撕破華而不實的面具

愛情畢竟需要兩個人達成共識,倘若其中一方沒有那個意思,即使在床上翻滾過幾百幾千回也只能稱之為炮友而已。如今身體的放肆讓愛的想望更模糊,「愛我就給我」變成狡獪的傢伙騙取床上愉快的手段之一,又或者仍有天真的人們以為,只要得到或付出身體,就等於擢取了對方的真心…兩個字,傻氣。

就算不把上床當作愛情的門檻,我們偶爾還是會被對方耍得團團轉。如果不是喜歡,為什麼總是佔著我的時間不放?如果沒有情意,為何老要撩撥我耳朵旁的頭髮?如果你覺得我們當朋友很好,就不用在眾人面前對我表示親暱,甚至毋須一而再、再而三地回應我的試探。剝削我的期待,虛擲我的青春,無論是男是女,你都是混帳。

可以聽到藉口有很多,除了坦承被寂寞所掌控的類型,也有部分是根本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幹麼,而當你開始想要探究,他便開始打迷糊仗,假若你死纏爛打?他甚至有可能惱羞成怒,並以諸種讓人錯愕的理由來反擊。「我也耗了自己的時間來陪你啦。」到底是誰陪誰啊;「我沒讓你感覺很有面子嗎?」愛情有時變相成為人際關係裡的炫耀題材,但對以真誠搏感情的人來說,這種虛榮只會讓人感到沮喪;「難道你沒有爽到嗎?」…我總有權力拒絕當你的炮友吧?

玩家們的確也有付出,時間、金錢、精神、體力,卻忘記自己省略了最重要的東西─「愛情」。而關於這個對方最重視的部分,他們總是有意無意地呼攏過去,有時候甚至可以任你予取予求,但愛?不是給不起,只是偏偏不給你。玩玩嘛,認真?你就輸了。




我可以愛你嗎?

倘若外顯的行為已不足以成為愛或不愛的表徵,該如何在這場曖昧遊戲裡保護自己?首先由心理建設做起,「沒有期待,就是最好的期待」。失望來自於慾望,越是渴望對方給予的背後是愛情,越有跌得慘烈的可能性。由其當你對陌生的朋友來電,更無法捉準對方言行舉止裡所代表的意義。忍住一顆躍躍欲試的心,先觀察,再評斷,試探的結果必須有觀察的資料來輔助解析,每一個人都有其專屬的愛情模式,你認為是愛的行為,也許對他來說真的只是禮貌而已。

不管你再怎麼聰明敏銳,小心謹慎,也有可能會錯意,所以必須保留足夠的籌碼來做為自己的退路,無論是時間、金錢、身體、自尊,就算你對對方有百分之百的信任,也別讓自己陷入沒有對方就活不了的地獄。在問「我可以愛你嗎?」之前,先問問有沒有最愛自己的信心,而不管你是在哪一個階段發現對方也不過是顆爛雞蛋,都要有立刻放手的果決力,放心吧,自有溫柔的大地願意吸收呵護那些發臭的稀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白小姐 的頭像
貓白小姐

貓白小姐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