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xy雜誌2010十二月刊‧CoverStory



有一位名叫白雪的女孩,出生在台灣一個富裕的家庭,雖然母親因為生她而難產過世,但父親並未像電視上的九點檔一樣,將失去妻子的痛苦轉嫁到女兒身上,並且為了給她夠多的溫暖,再娶了一名年輕漂亮的女人給她做為新媽媽。

這位後母非常的年輕,因為孺慕著男人的沉穩,明知男人並不愛著自己也願意下嫁予他。她非常努力地照顧白雪,以一種溺愛的方式呵護小女孩長大,但隨著白雪的日益驕縱、難以管教,女人經常感到無力與無助。忙於事業的丈夫也無法分擔她的辛苦,每個晚上當她回到一個人的房間,總是帶著精疲力盡的身心入眠。

她可以清楚地感覺到,白雪並不喜歡自己,除非必要─例如男人在場的時候,才會心不甘情不願地喊她一聲媽媽;這個小惡魔總像是刻意與她做對,調皮搗蛋,卻又在他人面前擺出一副甜美可人的模樣,宛如古世紀歐洲的白雪公主轉生,溫順且單純。後母雖然年輕,卻也不是笨蛋,她沒有輕易地向丈夫抱怨,只是偶爾會在深夜時分坐在鏡子前喃喃自語。當白雪公主終於長成16歲的少女,女人已經將鏡子裡的自己當成唯一的朋友,平常時候她的笑容越來越少,只有面對鏡子的時候才有辦法露出真心的笑容。

有一天,她猛然驚覺自己成了童話故事裡的角色,卻不是每個女人夢寐以求的公主形象,反倒像是白雪公主故事裡的皇后。但她很快地接受這個哭笑不得的事情,甚至曾經對著鏡子問道:「魔鏡啊魔鏡,我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嗎?」話完卻又不免感到有些悲哀,年輕的時候她的確是一個漂亮的女人,甚至也擁有跟白雪相去不遠的驕縱與任性,最大的樂趣是逛街血拚,對每一個愛慕自己的異性揮之則來呼之則去。

但少了愛情的滋潤,她似乎老得特別快了?當初的自己是否太過於天真自負,才會相信男人將會因為自己的美貌與溫柔而交出真心。然而一切都無法挽回了,對丈夫而言,自己只是白雪公主的保母,也是家裡一個逐漸褪色的裝飾品,但她至少可以阻止蒼老的速度。憑藉著歲月醞釀過後的風韻,為自己扳回一點生存的尊嚴。反正她也管不了白雪的張狂,不如就直接放棄吧,女人將全副的心力都放在自己身上,經過幾番行頭的添購,再度走回街上時,她已宛如《慾望城市》裡的潔西卡派克,搖曳生姿的風情讓街上無論老幼的男人都回眸盼望。

由於她不再對白雪的低眉順目,也因為她就像秋天裡猛然迸發的花,渾身散發著一種年輕女孩無法到達的魅惑氣質,白雪對她的態度是越來越差,甚至趁著四周無人的時候惡毒地對她說:「妳以為我爸爸會再度回頭嗎?想太多了,我爸爸在外面已經有了其他的女朋友,根本就不會再多看妳一眼,妳死心吧!」擺出一個鄙夷的表情,白雪又說,「妳真以為我不知道妳平常都怎麼說我嗎?擺出一副好媽媽的模樣,噁心死了!」

如此的宣言正好讓她對一切徹底死了心,也不在意白雪是如何知曉自己與鏡子之間的秘密,只是更沒完沒了地打扮自己,每一天每一日,都比昨天還要漂亮。她依舊會對著鏡子說話,但已沒有任何自怨自艾的想法,當她再度說出那句經典台詞:「魔鏡啊魔鏡,世界最漂亮的女人是誰呢?」會理所當然、充滿自信地接話:「當然是妳囉,美麗的皇后…」

那天,白雪招待了一群朋友到家裡玩。

「這是我後媽,大家有禮貌點,快點喊伯母喔!」白雪刻意加重了伯母兩字的語氣,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又偷偷賞了她一記白眼。

原本她也不想跟這沒大腦的小女孩多做計較,卻聽得裡頭一個年輕的男性嗓音讚嘆地說道,「妳好漂亮,不應該叫伯母,頂多是姐姐吧!」

「謝謝誇獎。」回他一個美麗的笑容,她便藉故回房。

後來,她知道那個男孩也姓白,因為外貌俊俏與白雪十分登對,於是眾人總愛起鬨稱呼他為「白馬王子」,由白雪的目光中,她確定繼女對這位年輕的帥哥頗有意思,但對方是不是也同樣有情呢?呵呵,不如聽聽當事人怎麼說?

「我對白雪根本沒有感覺,妳不要想太多。」冬季白日,一對男女蜷縮在床鋪上相擁著取暖,光裸的雙腿交纏著,他一手揉搓著女人美好的胸口,一手捧著她的臉,深情款款地說著。

輕輕笑了笑,翻起身壓在他的腰腹上,她的表情一派瀟灑自得,「就算你有感覺我也不在乎。」

他就是喜歡她這副驕傲、無視一切的模樣,坐起身捧著她的腰時卻還是忍不住追問,「那妳在乎什麼呢?裡頭包括我嗎?」

指尖滑過他的胸膛,她帶著如絲的春意望著他:「我要的只有快樂,你…能給我怎樣的快樂呢?」

「想知道嗎?」她顯然引起了男孩洶湧的征服慾,他從來不是那種斯文孱弱的類型,遂直接霸氣地下令,「轉過身去,趴著。」

於是她依言翹高臀部,雙眼凝視著全身鏡的男女倒影,看著他緩緩地進入自己的身體,隨著一波又一波的侵略,撩起視線的迷濛與渾身燃燒的火。每當她的視線隨著呻吟擺盪飄到鏡框上的小黑點,想到此時此刻的影像將傳到那個年輕少女的眼中,便忍不住冉起一個更妖媚、也更得意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白小姐 的頭像
貓白小姐

貓白小姐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