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獅子遇上貓(完)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獅子遇上貓.jpg
 
  《獅子遇上貓》是我第二部堅持寫完的小說,六萬五千字的中篇。

  這故事初時寫的衝動,完全就是因為『嘎啊魔獸世界巴哈姆特創作版好多小說我也來寫小說好了』這種一整個無腦的想法。而由於衝動並非衝勁,我的持久度總是脆弱,所以它本來很有可能斷頭的,偏偏我這人好大喜功經不起吹捧,後來就在許多網友的支持下把它寫完暸。

  以下是在創作這部故事過程裡帶給我的一些收穫: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咯吱咯吱,鐵輪轉動的聲音在震地車陣裡顯得微不足道,疾風將鐵馬上的高壯少年吹的一臉紅通。也不知他到底在趕什麼?劃一聲急轉彎在光復北路轉進延壽街,匆匆擦過了一名正在路肩踱步的婦人。
  「夭壽喔,死猴恁仔,偶的蔥,偶的蔥啦!」 隨著刮破的塑膠袋散出一地水果青菜,咆嘯聲立即衝天嘎響。
  「對不起啊──!」少年回頭揚聲卻沒緩下腳下的速度,只見他視線轉正又是一個極速曲線,漂亮閃過了另一名阿叔。
  「阿青,你媽叫你今天早點回家吃飯啦!」這位大叔肯定學過獅子吼,嗓門一下就飆過了後頭那位拿蔥大嬸還沒停下的碎聲咒罵。
  往後揮揮手算是收到了訊息,十九歲的張漢青這次頭也不回的長揚而去。此時他滿心裡只想著:不要來不及,千萬不要來不及,別走,別走,等等我啊!── 小貓,拜託妳等等我!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親愛的,妳幹麼打我?」轉過頭,彪悍的野狼順時間化為可憐兮兮的小狗狗。
  「你跟誰在講電話?」還特地避開來講,有鬼喔?
  「楊澈啊...哎啊啊!」原文書K人真的好痛啊!許峰銘痛苦地抱住頭。
  「跟那種爛人還有什麼好說的!?」妮妮很生氣,卻又不忍心再打下去,只得轉頭坐上沙發,氣呼呼地抱著手臂以示抗議。
  「我說妮妮啊,他跟薇琦明明就是相愛的,何必呢?」許峰銘很無奈地偎向愛人,「給他們一點重修舊好的機會,大家開心點嘛。」
  妮妮安靜了,想起薇琦剛剛那副落寞的樣子就難過,掙扎了好一陣子,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開口追問,「那楊澈什麼時候要來?」錯的是他,總得主動來道歉吧。
  「呃...」吞吞口水,許峰銘回的畏縮,「他在美國,不知道何時才會回來...」
  卡,一個細小的關門聲傳進了客廳裡的兩對耳朵裡。
  他倆雙雙望向薇琦的房間,然後又回頭默默相望。
  寶貝妳的表情好可怕喔~男人緊張的猛搓手心。
  「許峰銘...」女人咬牙切齒,向來甜美的娃娃音裡充滿了肅殺之氣,「我要用心靈震爆轟掉你的頭!ˋ口ˊ」
  嗷!?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靜謐。
  屋外該是怎樣的天光?晦暗裡全然無知。
  抱著雙腿,她踡縮在床上一隅。
  雙掌緊握,他頹坐在沙發一角。
  不同的空間裡,男人與女人各自望著桌上的手機。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大安路走到忠孝東路四段要一個小時,從忠孝東路踱回中山北路要四十分鐘,幸好拆成了兩段路程,否則肯定廢了自己一雙短腿。午後的烈陽下,女人眼下掛著一夜無眠的烏青,好不容易回到自家公寓樓下,她動作遲緩地自風衣口袋裡掏出鑰匙。
  「妳去了哪裡?」那個飽含困倦的聲音說。
  瞬間薇琦渾身一震,卻沒呆住多久,轉身過去只見男人就站在巷口的轉角處望著自己,目光放遠這才發現他的黑色馬自達就停在其身後不遠,想必是陽光曬的自己頭暈目眩才沒發現這麼明顯的指標物,然而就算提早發現了又如何?轉身逃跑嗎?
  慘澹地笑了笑,她已經沒力了,身心都是。
  「怎麼會一天一夜沒回來?手機又關機,我很擔心,妳知道嗎?」一邊說著的時候,男人已趨向前來。
  她仔細打量那張臉,向來驕傲的神情如今只剩憔悴,下巴的鬍渣清楚可見,身上甚至還穿著前天分開時的那套衣褲,莫非他等了她一天一夜?不可能吧?楊教授哪來心思為一個女人耗費精神?
  但是看起來的確好可憐呢,薇琦眼底閃過一抹悲悽。為什麼要讓自己這麼可憐?不用的,我們都有辦法讓自己爽快,也許只要一個乾脆的了斷,一切就會恢復傷前的模樣,粉飾太平。
  當他在她跟前停下,她回頭打開公寓鐵門。
  「上來吧,我們好好談談。」聲音裡帶著微微的顫抖,宛如死前的最後一口喘息。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間沒有偶然,只有必然的巧合,萬事皆有因果條理可循。
  如果她不對他提出那樣的質問,他是否就不會抗拒唾手可得的愛情?倘若她對他的倉皇離去沒有一丁點的心疼與愧疚,也就不會匆匆前來,繼而撞見那樣令人不堪的場面。
  不堪?她又有什麼資格感到這幾近不甘的情緒呢?憑楊澈對她說過「喜歡」?喜歡其實不算什麼,許多人就算心有所愛,身體還是可以接受其他人給予的歡樂。
  自己不就是這樣?前男友剛離去的時候,她雖苦苦掛念、癡守,卻還是不斷的跟不一樣的男人上床,就連第一次滾到楊澈懷裡的那晚,她還是一面努力發春,一面用力哀悼這段過去的戀情。
  所以啊,所以這真的沒有什麼,何況她並沒有正式應允男人的告白,也就沒有所謂的控訴權利了。
  帶著輕笑走進晚風,薇琦隨意挑了個方向繼續她的步伐,卻莫名想起一個星期前的那天。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揉著惺忪睡眼醒來,薇琦發現自己昨晚在電腦桌前睡著了。
  雖然睡的筋骨痠疼,不過一晚八千字的進度倒是不錯,晚點再來潤稿發新文好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她昨晚沒開冷氣睡覺結果熱出一身汗,好悶啊。喵啊~伸伸懶腰,她開始脫衣服。
  微弱的嗶嗶聲讓她停下動作,回首,薇琦望著躺在床上的手機。
  「小貓,好好睡,我也睡了。」楊澈。
  發訊時間是凌晨三點半,那時候靈感灼旺的薇琦正發狂的虐待她的電腦鍵盤,想是寫的太投入才沒注意到有簡訊。
  想起昨晚呵,掙扎許久後本是想讓他進來的,哪知下定決心一開門,瞪著那群簇擁著男人的鄰居們,薇琦當下傻紅了一張臉,接著在楊澈還來不及鑽進來之前,她很乾脆的又將門給關上。
  這傢伙告白還帶那麼多人幹麼?要她在眾目睽睽下大膽示愛她可辦不到。不過這笨蛋卻做了?他不是很愛面子嗎?白痴,無聊,扔下手機,女人嘟著嘴走進浴室。
  望著鏡子裡那張理應面無表情的臉,薇琦卻發現自己在笑。
  女人的左手指尖撫觸著下邊唇瓣,盯著自己,努力整理思維。
  面對別人可以敷衍虛偽,面對自己,誠實是不二法則。
  就算是在摧殘自尊,薇琦向來很清楚自己在做啥,當楊澈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她明白自己正讓過去用另一種形式荼毒,意識清楚的毀敗。這是自虐吧?就像當初她在自己手腕上劃過的刀痕,薄刃繪出的淺淺疼意讓她越發冷靜,然後再劃下更深的一刀。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7年的八月,台灣像桃花運暴走的腐女。
  應接不暇、接踵叩門的追求者中尤以聖帕SEPAT 最為狂熱,失態的風雨在發悶、腐朽的小島上席捲狂掃,著實折騰了數日後,渾身溼透的福爾摩沙終於在這個午後送走最後一名恩客,然而直至傍晚,天光還掛著灰調慘敗的溼漉味道。
  手掌托著下巴,半貼著陽台的身體染上殘留的水漬逐漸浸濕了她的衣褲,傍晚的寒意緩慢的往上攀爬,風來她一陣哆嗦,仰望天空的小臉卻仍帶著幾分恍惚。
  好無聊...好寂寞...人生真是蕭索...喵嗚。
  屋內傳來一陣MSN的來電鈴聲震醒了這個無力下垂的肩膀。
  拖著慵懶的步伐,薇琦一臉意興闌珊地返身穿過落地窗口,來到電腦前還未坐定位卻忽而換上滿臉感激涕零,屁股激動地撞上椅面發出嘎吱泣響,下一秒飛快的手指已在電腦鍵盤上來回穿梭。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無光害的海崖邊,空氣散成一片深深淺淺的藍色背景,襯著男人風裡沉靜的側臉,畫面讓女人想起藍鯨。
  月光與海面的交界處,巨大的身影刷地劃出水面掀起狂浪,牠搖晃頎長身軀,擺弄扇形尾鰭,宛如一抹優雅,一線孤獨,無邊自在...
  「唉呦!」被打斷神遊的薇琦杏目圓睜地怒吼,「你幹麼啦!?」
  看妳發呆的傻樣忍不住就想敲下去啊~但楊澈沒敢把話說出口,今天是帶她出來散心,可沒打算要吵架。「在想什麼?這麼專心。」就算他生的風流倜儻,也無須瞧的如此出神吧?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匆匆買了門票,楊澈莽撞地推開舞廳大門,迎面襲來一陣震耳欲響的音樂聲,卻沒心神抱怨這是什麼爛熱音?男人的眼神急促而謹慎地跟隨著自己的腳步開始在每個角落裡搜尋。哪裡?她在哪裡?
  偌大的空間裡擠滿了裝扮放肆的男男女女,暈黃的燈光就像陳甕烈酒灑了眾人滿身濕漉,他們放聲談笑,他們互相依偎或者僅是遙遙打量,放浪的氣氛在彼此之間蔓延,讓楊澈看了緊緊皺眉。
  這不是屬於他的地方,卻是屬於她的?
  他不知道。他以為她只是一個單純的宅女小說家,生活除了電玩跟故事應該再無其他,為什麼要到這裡來?楊澈撇頭揮去心底的疑慮,他與她只是單純的普通朋友,還沒有緊密到有權利干涉彼此的生活自由。但她又為什麼要打電話給他?甚至在電話裡露出那樣脆弱淒楚的聲音...
  「你為什麼不來...為什麼?你知道我在等你嗎?」她哭著,像隻流落街頭的小貓。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由於妮妮與許峰銘的相談甚歡,他們很快的便約會了下一次。薇琦與楊澈也陪同在場,前者乃基於保護妮妮使命所衍生出的深度調查需要,後者則為了相同的理由出現。
  緊接著第二次、第三次...從看電影、逛誠品、欣賞舞台劇,甚至是為了購買薇琦母親的生日禮物,總結下來兩個禮拜雙方人馬總共會面了六次。
  許峰銘暈船的徵兆越來越明顯,妮妮對許峰銘的好感也日益增加,薇琦的研究因為外力干擾始終沒有太大進展,楊澈的借書期限倒是從三個月延長到了一年。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個俐落推開浴室的拉門,她拖著濕淋淋的身子走了出來。
  「怎麼沒擦乾?要我幫妳擦嗎?」男人笑的邪佞,一個翻身跳下床便往她走去。
  「滾開啦。」雙頰酡紅,薇琦手裡拿著浴巾往他身上就是一抽,「換你了。」
  「果然是玩術士的料,好兇呢。」笑,男人俯身在她圓潤的肩頭上咬了一口。
  「別忘記我本尊是戰士,必要時我可以斷筋讓你最後走不進浴室。」她意有所指的望著男人光裸的下半身,不懷好意地勾起唇角。
  「用嘴嗎?」他不知好歹的追問。
  「嘿!」白浴巾再度威嚇的揚起。
  「好好好。」楊澈投降的舉起雙手,見她仍氣鼓鼓地嘟著雙唇,好笑的揉散她一頭濕髮溫柔交待,「趕快擦乾身體不然會感冒,我去洗澡,乖乖等我,可別又偷溜喔。」
  啵,溼熱的唇大力的烙上她的臉頰,他這才心滿意足的轉身走開。
  好像在親寵物...他真當她是隻小貓嗎!?
  薇琦氣呼呼的走到床邊抽了張面紙就想往他親過的地方抹去,忽地又頓下動作,愣了三秒,隨而無奈的扔開面紙,整個人往後倒上米白色的床鋪,嘆氣。
  事情根本不該是這樣!怎麼會發展成這樣?天哪~她踡進棉被裡無聲的哀號。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獅子遇上貓.jpg 

作者:貓白/彩圖:張翊
類型:愛情小說
字數:實體六萬五千字

最初發表時間:2007-07-22 00:54:16
最初發表空間:
巴哈姆特魔獸世界創作版

其他發表空間:魔獸世界官方網站
                                 貓白舊的部落格網站(現已關閉)

本次發表另收錄2007年末隨連載舉辦的徵文活動內容收集
屬於你/妳的『喜歡』,與『愛』的定義
可以看看許多網友的個人想法喔!^^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