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短篇集-亂彈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夏日晴空,朗朗白晝,汴京城郊外一片鬱鬱森林中,鳥兒隨風聲啼啾,偶見野獸恣意奔走。卻有人顧不得這林野間的悠閒景緻,逕自疾行趕路。

  只見獨行者是名執劍的玄衣少年,年紀約莫十四、五歲,方巾底下雖有一張俊秀的面容,卻帶著煞氣而少了幾分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清朗與無憂。

  再一個時辰的路程就可以趕達汴京城,而仇人就在那裡。火燎宅親人被弒的畫面一幕幕不斷地在腦海裡交織顯現,牙根一咬緊,他的腳上又加快了速度。

  「走這麼急,妳趕著去送死嗎?」一個輕佻的聲音自林稍間竄出。

  臉色一冷少年的腳步跟著放緩下來,嘴裡含怒:「出來。」話語方落,那個黑影隨即自身後的樹上垂掛下來,少年一個迴身掏劍劃去,不偏不倚正好就架在對方的脖子上。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這短篇其實有完整版的長篇故事,名字叫「零」。但因為是國中時代寫到大學,結構很糟文筆更是混亂,就不發了。(掩面


  非洲北部,撒哈拉沙漠以東,埃及。
  時屆凌晨,東方未露魚肚白,星光遍灑的荒漠裡,兩點人影落在銀色砂海中。引頸仰望夜空,長袍在風裡颯颯作響,布紗遮掩他們的容顏擋去風塵,露在外頭的兩雙眼睛卻紛紛透著濃厚的憂傷。
  一個長長的嘆息後,低頭,風拂落面紗露出一張屬於東方的年輕輪廓,她蹙緊了秀眉,神色又是沮喪又是無奈。
  自天空的深處抽回神,他看著背手踱步的她,聲音如黑夜沉重:「真沒有其他辦法了?」
  而她只能搖頭。
  連魔界最頂尖的魔導師都束手無策,他這一芥凡人又怎麼使得上氣力?事情看來已到了末路。一陣風沙揚起,他單手掩面順勢抹去眼角的淚漬。
  「我實在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結局。」他顯得激動,「他們連來生都沒有,這太可憐了。」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惡之極,謂之白。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關鍵字:幻想/科幻/奇幻/靈異?
  這篇是為了參加兩年前一個短篇小說比賽寫的,得到的評語目前只記得:適合寫成長篇小說。@@

  《臉》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本故事改編自民間傳說之 -- 西廂記


  《西廂記》是中國著名的民間傳奇故事之一,唐貞元間書生張君瑞,在普救寺邂逅已故崔相國之女鶯鶯,發生愛情。時河橋守將孫飛虎兵圍普救寺,強索鶯鶯為妻,崔夫人當眾許願:有退得賊兵者以鶯鶯許之,張君瑞馳函好友白馬將軍杜確發兵解圍。然崔夫人嫌張貧寒而賴婚,張君瑞相思成疾,鶯鶯在侍婢紅娘撮合下,夜奔西廂探慰張君瑞,事為崔夫人發覺,拷問紅娘,紅娘據實以告。夫人不得已而將鶯鶯許配張君瑞,但又借口不招白衣女婿,迫張上京趕考,鶯鶯與張君瑞滿懷離愁而別。 鶯鶯空守西廂,思嬉戲君心切,和紅娘一道耐心苦等。張生終於中了狀元,衣錦榮歸,和鶯鶯團圓。

 

  根據貓白本有的輕微被害妄想以及浪漫情懷,以下是我所看到的真相片段...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起初他以為天已經黑了。
  這森林的樹幹株株長的極高,葉又極茂,層層疊疊遮掩住頂上的空間,只露出幾枚眼睛似的空隙,眨巴著不知道是日光還是月光,而他已經走的極倦,沒有力氣分辨,姑且就當作是月光吧,既是月光,那麼現在也應當是夜間時候了。
  忽然他頭一昏腳一軟,接著以緩慢的怪異之姿倒在落葉氈上,他的肩膀僵硬地抽蓄著,鼻塞,只能以口不住地喘著氣。
  這是他上山後的第幾個夜晚?而他又為了什麼要在這迷宮似的樹海之間穿梭來去?
  「相公,這一路危險至極,請您務必小心為上啊。」
  腦海裡響起的殷殷叮囑,那是誰的聲音?
  「等我回來。」
  誰在等他回去呢?
  他的眼神逐漸模糊,終於失去了意識。

貓白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